11 四书中庸 【第十章】

子路问强。子曰:“南方之强与?北方之强与?抑而强与 ?

宽柔以教,不报无道,南方之强也,君子居之。

衽金革,死而不厌,北方之强也,而强者居之。

子路问什么是强。孔子说:“你问的是南方的强呢 ?北方的强呢?还是你认为的强呢?

用宽大柔和去感化教诲别人,即使别人用不合理的作法来对待自己,也不施报复,这是南方的强啊!君子信守这种强。

好勇善战,死了也不知道后悔,这是北方的强,强悍的人信守这种强 。

故君子和而不流,强哉矫!中立而不倚,强哉矫!

国有道,不变塞焉;强哉矫!

国无道,至死不变,强哉矫。”

所以君子和顺而不随波逐流,这才是最强啊!立定中正而不偏倚,这才是最强啊!

国家政治清平,自己却官路不顺,但也不改变自己的操守,这才是最强啊!

国家政局混乱,腐败不堪,至死也不改变自己操守 ,这才是最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