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 四书中庸 【第十二章】

君子之道,费而隐。

夫妇之愚,可以与知焉;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。夫妇之不肖,可以能行焉;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。孔子说:“颜回的为人是这样:选择了中庸之道,就像得到了一条善道,牢牢地记在心里,不让它失去。”

君子所行的“道”,广大而细微。从它的广大、明显方面来说,即使是愚男愚女,也能让他们了解 ;即使是不贤德的普通男女,也能让他们去实行 。但从它的细微、隐奥方面来说,连圣人也有认识不透、实行不了的地方。

天地之大也,人扰有所憾。故君子语大,天下莫能载焉;语小,天下莫能破焉。

《诗》云:“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。”言其上下察也 。

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妇;及其至也,察乎天地。

天地太大了,人类还因为无法掌握它而感到遗憾。
因此 ,君子说到的大,整个天下也装载不下,说到的小 ,天下没有人能把它剖开。

《诗经》上说:“鹰飞在高空,鱼游跃于深渊。”这是说 :“道”从天上到水底,无处不在,无处不显。
君子所行的道,开始于普通男女,但推展到了极点,就能披露天地间一切事物之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