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 四书中庸 【第十三章】

子曰:“道不远人。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 。

《诗》云:‘伐柯伐柯,其则不远’,执柯以伐柯,睨而视之,犹以为远。故君子以人治人,改而止。

“忠恕违道不远,施诸己而不愿,亦勿施于人。

孔子说:“道是不会远离于人的,如果人在实行道时却远远离开了人,那就不能说他实行的是正道了。

《诗经》上说:‘伐木做斧柄,伐木做斧柄,做柄的方法并不远。’手握着斧柄砍伐木材来做柄 ,其实样板就在你手中,你还斜着眼看,以为差得很远。因此,君子用人道来治理人事,直到人改过为止。

“做到‘忠’、‘恕’,离中庸之道就不远了。不愿意加到自己身上的事,也就不要强加到别人身上。

“君子所行的道有四项,孔丘我一项也没有做到。用要求儿子应该做的事去侍奉父亲,我没能做到 ;用要求臣下应该做的事去侍奉君王,我没能做到;用要求弟弟应该做的事去对待兄长,我没能做到;用要求朋友应该的事首先与朋友交往,我没能做到。

平常的德也要实行;平常的话,说起来也要谨慎。即使感到力不从心,也不敢不努力去做;即使能做得很完美,也不敢把话说尽而不留余地。语言要顾全行动,行动要顾全语言,君子的言行能做到这样,难道还不算忠厚老实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