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 四书中庸 【第二十七章】

大哉圣人之道!洋洋乎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。优优大哉 !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待其入而后行。故曰 :苟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

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,温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礼。

伟大啊,圣人的道!洋溢浩荡,生长万物,与天一样崇高。充实伟大啊,三百条礼仪,三千条威仪!等待着圣人然后实行。所以说:“如果不是他最大的德性,最高的道也不能凝成。”

因此,君子尊崇德性而探讨学问,使自已大到最广大,细至最精微,最高明而行中庸之道,温习旧知识而延伸到新知识,朴实忠厚而崇尚礼仪。

是故居上不骄,为下不倍。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;国无道,其默是以容。《诗》曰:“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”其此之谓与?

因此 ,处于上位而不骄傲,做下属而不犯上作乱。国家有道时,其建议足以使国家兴旺;国家无道时,他沉默足以保全自己。《诗经》上说:“既明又智,来保全自身。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