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 四书中庸 【第二十八章】

子曰:“愚而好自用,贱而好自专,生乎今之世,反古之道。如此者,灾及其身者也。”

孔子说:“愚昧却好自以为是,卑贱却好独断专行 ;生在现今的时代,却要恢复古代的制度。这样一来,灾难就会落到他的身上。”

非天子,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

今天下车同轨,书同文,行同伦。

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乐焉。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乐焉。

不是天子,就不要议定礼仪,不要创立法度,不要考核文字。

现在天下车辙统一,文字笔划一致 ,伦理道德一样。

即使有天子的地位,如果没有德性,也不敢制定礼乐制度啊!即使有那样的德性,如果没有那样的地位,也不敢制定礼乐制度啊!

子曰:“吾说夏礼,杞不足征也。吾学殷礼,有宋存焉。吾学周礼,今用之,吾从周。”

孔子说:“我解释夏代的礼制,杞国的制度不够用来做证 。我学习商代的礼仪,宋国还保留着文献 。我学习周的礼仪,现在还通用着,我遵从周礼 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