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 四书中庸 【第二十九章】

王天下有三重焉,其寡过矣乎!

上焉者,虽善无征,无征不信,不信民弗从。

下焉者,虽善不尊,不尊不信,不信民弗从。

王要主宰天下,把议礼、制度、考文这三件事重视起来吧,它们能使王减少失误啊:

上古时夏、商的礼仪虽然很好,但无从证明;无从证明就不能使人信从;不能使人信从,百姓就无法遵照实行 。

后世的圣人倡导的礼仪虽然很好,但他却不在帝王的尊位;不在尊位就难得信任;难得信任 ,百姓就不能遵照实行。

故君子之道,本诸身,征诸庶民,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,质诸鬼神而无疑,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。

质诸鬼神而无疑,知天也。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,知人也。

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,行而世为天下法,言而世为天下则。远之则有望, 近之则不厌。

所以君子之道以他的自身德行开始;从百姓那里得到验证;从禹、汤、文王三代考察而没有违谬 ;建立在天地之间而不违背正理;询问鬼神而没有疑义;就是百世以后的圣人也没有疑惑。

询问鬼神而没有疑义,就是认识了天;百世以后的圣人也没有疑惑,就是认识了人。

因此,君子的一举一动,世代都把它作为天下的正道;一切行为 ,世代都把它作为天下的法规;一切言论,世代都把它作为天下的准则。离得远,人们就向往它 ;离得近,人们也不讨厌它。

《诗》曰:“在彼无恶,在此无射,庶几夙夜,以永终誉 。”君子未有不如此,而蚤有誉于天下者也。

《诗经》上说:“在那儿没有人厌恶,在这儿也没有人嫌弃。几乎是日日夜夜,永远保持着好的声誉。”如果君子不能这样做而能很早地誉满天下,是绝没有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