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传122 鲁襄公 【背楚从晋】

鲁襄公(公元前572年-542年)
鲁襄公二年(公元前571年)

鲁襄公二年(公元前571年),鲁襄公二年(前571年),郑国宗室子驷请求郑成公作出变从楚为亲晋的决策,被郑成公否决。同年七月,郑成公去世,以晋为首的宋、鲁、卫、曹、邾列国举行盟会,商量如何促使郑国背楚从晋。列国共同出资出力在虎牢建成城堡,胁迫郑国与列国媾和。

鲁襄公元年春天,鲁军围攻宋国彭城,其实这个城并非属于宋国,只是后来勉强写成宋国的。因为这一战是为宋国讨伐叛徒鱼石,所以才称为“宋彭城”。不久彭城果然向晋国投降,晋国把宋国在彭城的五大夫带回晋国。

齐国没有出兵参加列国攻打彭城的行动,晋国因此讨伐它。二月,齐国太子姜光作为人质去到晋国。夏季五月 ,晋国的韩厥、中行偃统帅列国军队讨伐郑国,攻进郑都外城,在洧水边战败郑军。

因此,齐、鲁、曹、邾、杞等东方诸授联军驻扎在郑国的鄫邑(约在今河南省睢县东南),等候晋军,不久晋军从郑都外城撤出后,带上各国部队入侵楚国的焦、夷二邑和陈国。晋悼公和卫献公留在卫国的戚邑,作为他们的后援。

秋季,楚国的子辛带兵援救郑国,侵袭宋国的吕邑(今江苏省徐州市东南)和留邑(今江苏省徐州市北)。郑国的子然也带兵侵袭宋国,占取了犬丘(今河南省永城县西北 )。

第二年春季,郑成公生病了,宗室子驷请求他作出变从楚为亲晋的决策,以解除郑国对楚的经济负担。郑成公说:“楚国国君为援救’郑国,亲自参加鄢陵之战,让箭矢射中了他的眼睛。这不是为了别人,是为了郑国啊!如果背叛楚国,就是丢弃了人家的功劳和自己的誓言,还有谁来亲近我们呢?能让我免除背盟食言责任的,就是你们几位了。”

秋季七月初九,郑成公去世了。晋国和宋、卫联合出兵趁机侵袭郑国。郑国大臣大多想服从晋国。子驷认为成公未葬,其继承人僖公丧服未除,不能发布新的命令,所以说:“先君的命令还没有改变。”

晋国的知罃、宋国的华元、鲁国的仲孙蔑、卫国的孙林父及曹国和邾国的特使,在卫国的戚邑举行盟会,商量如何促使郑国背楚从晋。

仲孙蔑说:“我建议在虎牢修筑城堡以形成对郑国的威慑 ,迫使它屈服。”

知罃说:“好主意!还有,去年各国军队在鄙邑会师时,您是听到齐国统帅崔杼有不良言论的。现在他们不派特使来开会,滕、薛、小邾三国也不派员出席,都是由于齐国的缘故吧?看来敝国国君的忧患,不仅仅是郑国。我打算以此向敝国国君报告,通知齐国一起来修筑虎牢城堡。如果齐国答应敝国的要求,就是您的建策之功。如果齐国不答应敝国的要求,恐怕就该以齐国为用兵对象了。您提议在虎牢筑城,足以逼迫郑国降服而使楚不能相争,这种谋划实在是列国共同的福气,不仅是对敝国有利哩。”

冬季,各国再次在戚邑开会,齐国的崔杼和滕、薛、小邾三国的重臣都出席了,这是由于知罃那番话对他们起到了威胁的作用。

列国共同出资出力在虎牢建成城堡。郑国这才与列国媾和。

楚国的公子申任右司马,大量收受小国的贿赂,逼夺令尹子重及子辛的权势。楚国将其处死了。

鲁襄公三年春季,楚国令尹子重指挥攻打吴国,出兵前先通过军事演习挑选了一批军官和士卒,组成一支精锐部队,攻克了鸠兹(今安徽省芜湖市东南),到达衡山(今安徽省当涂县东北),然后派邓廖率领穿组甲的车兵三百人、穿被练的步兵三千人侵袭吴国国都。

途中遭到吴军截击,楚军大败,邓廖被俘,从战场上逃脱的只有车兵八十人、步兵三百人而已。

子重率部回国后,楚国君臣为此责备子重。子重很受刺激,结果发心脏病死去。

第二年春,楚国司马公子何忌率军进攻陈国。

三月,陈成公去世。楚军正打算向陈国发起进攻,得知陈国有国丧后,便停止了军事行动。但陈国依旧不听从楚国的命令。

鲁国的臧武仲听说这种情况后,发表评论说: “陈国不服从楚国,一定会灭亡。大国恪守不伐有丧之国的国际公道,它还不因此顺服。这种事即使出现在大国,也要招惹灾祸,何况是小国?"

夏季,楚国派彭名率军侵袭陈国。

楚国探究陈国叛楚从晋的原因,认为这都是令尹子辛勒索小国以填补个人欲壑的结果,于是在公元前568年将子辛处决。

楚国以子囊(即公子贞)继任令尹。晋国的范宣子 (即士匄)说:“我国将要失去陈国了。楚国讨伐背叛它的盟国,而且让子囊执政,一定会改变子辛的行为,同时加紧对陈国的进攻。陈国距楚国这么近,民众时时面临楚军入侵的威胁,能不归服楚国吗?保有陈国不是我国能力所能办到的事,只有放弃它才行。”

冬季,多国部队进驻陈国,协助它防御楚国的进攻。

楚令尹子囊率军讨伐陈国。十一月十二日,晋、宋、鲁 、卫、郑、曹、莒、邾、滕、薛十国国君及齐国太子姜光在城棣(今河南省原阳县北)会合,以救援陈国。